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slyr的博客

乐宜仁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经历艰难,斗志坚强的人。在人生的道路上,对于国家,社会,人民有着不同一般的热爱,希望国家富强,社会和谐,人民安康。诚信交往是我的行动准则。只要可能,我愿意尽可能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祭祖的路  

2014-04-06 21:29:35|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清明,受宝应县固晋村乐氏邀请参加他们兴建的宗祠落成庆典。根据他们提供的宗谱,我的祖父应该是从这里出来的。多少年来,我们手中的谱,只知道洪武年间从苏州的阊门移民苏北,究竟是哪里,不是太明白,一直以为是淮安的车桥。宝应县与淮安交界,历史上乡镇的管辖也是不断变化的,固晋原来就归属淮安,一直到1942年才为宝应县管辖,所以祖父他们认定自己是淮安人大概没有错。
    又是清明,宝应的乐氏电话邀请我参加今年的活动。为了不影响他们活动的时间,上午6点从南京出发,估计九点可以到达。从南京到扬州北,比较顺利,只一个小时。可从扬州北开始,道路变得不那么通畅,平常20分钟不到就可以转入京沪高速,今天却不行。路上都是回家祭祖的人们。原来以为人们为了享受免费才在今天上午出发,后来看到新闻,昨日下午江苏的高速公路就开始车满为患了。毕竟今日是小长假的第一天。由于车多,回家祭祖的心切,路上的交通事故大量增加。从扬州北到宝应县,看到的事故不下七八起。
    清明祭祖在今天与以往不同了。一方面国家确定了清明节为法定假期,让人们祭祖有了时间保证:一方面交通网络和工具便捷,家用汽车已经十分普及。这两点就让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的场景一去不复返了。祭祖到先人的坟墓没有时间和交通的障碍,就会强化这样的传统仪式。贫富与祭祖没有太大关系,但是富裕以后让祭祖的仪式趋向奢华,倒是失去了清明的本意。祭天,祭祖,祭社稷,这个祭实际就是中国人的宗教,佛教是可能去上香,但是祭祖是一个刚性任务。文革破坏了传统,人们对于大自然,对于祖先没有敬畏也就失去了内心的向善。围绕传统节日,强化符号的记忆,可能对于人们的行为约束有宗教的作用了。
   从高速下宝应曹甸口,行不到十分钟就应该到达目的地了。可是道路上有传统的庙会,以清明为正期,前后各十天的庙会,是定善禅寺每年香火最盛之时。下高速没有提醒,到了 定善禅寺 附近,路给封了,有特警在维持秩序,要求绕道。这对于道路不熟悉的我们就是一个难题了。电话给玉飞,他电话给出的一条路事后证明是舍近求远了。前后一个半小时才完成了本来几分钟的路程。这条大路上不仅有 1600年历史的定善禅寺 ,还有四零烈士墓和苏中公学纪念碑。四零烈士墓是1940年新四军与国民党江苏省政府主席韩德勤之间的战斗,因为 曹甸 曾经是抗日时期国民党江苏省政府的临时所在地。 苏中公学 是抗日胜利在望,共产党为未来需要培养干部而创办的学校,在路上可以清晰看到纪念碑是夏征农所题,夏是共产党中的文人,105岁高龄离世,是校长,文革前是华东局宣传部长,文革以后担任过复旦大学校长,主编过中国大百科全书,辞海。这个有历史积淀的乡镇,现代还是出了一些名人的,我们熟悉的国民党的郝柏村,共产党的王力,一武一文,都是出自这个地方。原来印象中郝是盐城人,王是淮安人,只不过这个曹甸现在盐城和淮安都是邻居,历史上是淮安管辖。
  祭祖的路不是那么顺畅,终于在他们结束仪式前到了。尽管按照排辈,比我祖父长一辈的还有,年龄低于我长我两辈的还不少,在一个强调等级秩序的祭祖中,按理是没有我讲话的资格,但他们还是要我讲一通结束。传统的坚持和现代的创新是我强调的主题。对于我们的先人,我们应该始终有敬畏和感恩之心,移民来,移民走,一代一代能够生存是因为固晋的空间容纳和拥挤。未来的空间在哪里?祭祖之后,我们还是在路上。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