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slyr的博客

乐宜仁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经历艰难,斗志坚强的人。在人生的道路上,对于国家,社会,人民有着不同一般的热爱,希望国家富强,社会和谐,人民安康。诚信交往是我的行动准则。只要可能,我愿意尽可能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言论的控制  

2017-05-01 22:13:27|  分类: 学习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章润在北大“变革社会中的学术自由”研讨会上的发言:“违千夫之诺诺,做一士之谔谔”。前几天在微信上有看到这个标题,没有怎么在意。小长假在互联网上时间多一些,就上思想网了。再次看到这个标题,是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的,记得在天则上看过他的讲座,还是做他人讲座的评论,就打开看了。从内容上看,这个发言竟然能够留在互联网上,可能是监督者从题目上没有办法明晰。前年,也是清华大学的教授孙立平告诉我,他掌握言论的度是有一些水平的,但是前两天他的的一个言论在微信上刚刚出来,就樯橹灰飞烟灭了。言论控制为什么如此紧?难以判断。是不是片面借鉴了戈尔巴乔夫时期的经验,就是思想和言论的开放过快,失去控制。
  查了一下这个发言题目的出处。千夫诺诺,不如一士谔谔。”指众多唯唯诺诺之人,不如一名诤谏之士可贵。 最初作“千人之诺诺”:《史记·商君列传第八》:“赵良曰‘千羊之皮,不如一狐之掖;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武王谔谔以昌,殷纣墨墨以亡。” 后作“千夫之诺诺”:韩城田益,字迁之。黄庭坚以谓不足以配名,更之曰友直,何独取诸此?某曰:夫直者,刚者之长也。千夫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
再看许章润这个不那么长的发言。 今天在座的江平老师等前辈是这一代学术中的第四代学人,我们这些人到中年人是第五代学人,30—40岁上下是第六代学人,如果此时此刻,中国能力保证学术自由及其表达自由,那么再过一两代人的奋斗,换言之再有三四十年的积累和努力,中国思想有可能迎来一个高峰,成为人类普世价值的发祥地与供给者,则中国的复兴或因思想滋养的支撑真正成为一个文明大国。

   各位,现实的情况是,这几年来,思想领域控制、意识形态重新登上高校与宣传领域,以及在很大程度上出现了对于文革的这种幽灵呼唤,各位,这构成了当下中国政治生态中的严重趋势,也是中国思想领域不进则退而有可能就此逐步走向平庸、走向贫乏,最后走向文明的自我腐朽的节点。

   因此今天我们要重申学术自由、重申表达学术的表达自由,思想只是思想,但是表达思想是行动,思想只是心灵,而表达思想则是将心灵与生活相扣应,从而用思想照耀大地,用思想启迪人生,用思想为我们防范一些人世的恶,做太阳出海般的照耀的伟大功业。

   因此今天我们重申一个常识,这个常识叫作——人是说话的动物,通过交谈而保持人性,通过怀疑而获得确信,这是我们人之所以为人的根本所在,也是学术和一切思想的意义所在。如果我们人说话是必须,而有条理的说话包括讲理(讲真理、讲道理、讲情理、讲天理),我们追溯俗世人们的超越之境是人区别于动物的根本原因所在的话,则政治体制尊重人这一良知、良伦为获得自身政治正当性的前提。

   因此,今天我们要重申,在大转型的时代,思想与学术的供给是保证转型成功的必要条件,我们要重申在这样一个世俗化的文明时代,这样一个伟大的转型时代。“违千夫之诺诺,做一士之谔谔”是今天中国的知识分子、华夏文明春秋战国以来,历千万载所养育的中国读书人在此时此刻必须重申勇敢站出来的必要所在。
许章润的这一段还是有力量的。我们实现两个伟大的中国梦,就是要确认中国发展的力量,就是要为人类文明做更大贡献。一直以来,学术界普遍认为,近现代的中国对于人类文明的贡献至少与人口的比例相差比较大。按照我们的叙述,1949年以后,中国人民从此站了起来,我们的大学数量,教授和学生数量,无论是绝对数,还是相对数,都是历史上的高峰,但是千呼万唤,大师就是不出来。一个简单的标准就是诺贝尔奖的数量,与日本就有差距,大陆与台湾也有差距,在自然科学领域,我们真正获奖的只有屠呦呦。按照许章润的判断和分析,需要继续坚持。担心的是,能不能坚持下去?很多事情难说。往往成功的故事都是折腾的结果。不折腾出成果大概需要一个前提,就是方向和道路的选择没有问题。中国足球就是一个类似国家进步了,发展了,但是大师出不来的最好说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足球在东亚绝对是一等一的,现在我们发展了俱乐部,职业化了,球员的薪酬很高,俱乐部水平看上去也不错,但是国家队的比赛,心脏不好不要看。
人文社会科学主要出思想。不能说上面不重视,智库建设在中央推动下风起云涌。但是不是出思想需要观察。我们的知识里面,春秋战国时代是出思想家的,原因就是百家争鸣和百花齐放。德国的雅斯贝尔斯认为在公元前数百年的时候,人类至今赖以自我意识的世界几大文化模式(中国、印度、西方)大致同时确立起来,从此,“人类一直靠轴心时期所产生的思考和创造的一切而生存,每一次新的飞跃都回顾这一时期,并被它重燃火焰,……轴心期潜力的苏醒和对轴心期潜力的回归,或者说复兴,总是提供了精神的动力。” 公元前800至公元前200年之间,尤其是公元前600至前300年间,是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轴心时代”发生的地区大概是在北纬30度上下,就是北纬25度至35度区间。这段时期是人类文明精神的重大突破时期。在轴心时代里,各个文明都出现了伟大的精神导师———古希腊有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以色列有犹太教的先知们,古印度有释迦牟尼,中国有孔子、老子……他们提出的思想原则塑造了不同的文化传统,也一直影响着人类的生活。而且更重要的是,虽然中国、印度、中东和希腊之间有千山万水的阻隔,但它们在轴心时代的文化却有很多相通的地方。在那个时代,古希腊、以色列、中国和印度的古代文化都发生了“终极关怀的觉醒”。
  我是在两年前参加高级别的研讨会,突然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就是公认的中南海的参谋,不是出思想,而是把资源组织起来去做解释,去论证。这是非常危险的,一段时期,我们国家的人文社会科学人才是确定的,如果大牌的都是明哲保身,都是唯唯诺诺,那么我们怎么才能保证不犯错误?去年以来,GSW,炎黄春秋,TZW,这些网站被关闭或改变,是一个非常大的转向。我们这样一个国家,这样一个执行力非常的执政党,肯定什么,否定什么,应该于法有据,说不上当事人和关联的群体能够口服心服,但是服从法律是每个组织和个人的基本要求。
  现在的糟糕情况是,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没有得到认真的贯彻,那些可以产生思想的人们,往往使用两种语音,普通话是公开场合,家乡话是私人交流。中央能不能听到真实的声音,一直是让人担心的。在互联网时代,不能自欺欺人了。美国的媒体一直是三权之外的第四力量,宪法修正案保护言论自由。但是媒体看好的希拉里却输给了媒体的死对头特朗普,重要的原因就是互联网的存在。平头百姓更加相信互联网,而不是传统媒体了。一种声音,不让辩论,好不好?真理越辩越明。如果我们那么多国家级智库的专家都不能与一士辩清楚,那么纳税人的钱不是浪费了?我们不是要控制言论,而是要控制一边倒的环境形成。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